羊羊羊

一总总一/勇维维勇可逆人士,互攻无差人士,不喜勿入or怼

【一总】天空的海

非常感谢大家点开来看,下面是作者的絮絮叨叨的奇怪的前言:

1,首先作者没文笔没有逻辑,只剩下脑洞,OOC有

2,这篇文是一总击鼓传画的衍生,产出原因:

囚君:如果我没有打出那个未完待续的话……

羊羊:喔喔脑洞到了!我去写给你看!

所以不是我的错XD

3,死亡有,但是不虐,时间是exodus之后,设定是战争结束后两人还活着

4,由于设定过多我觉得没人能看得懂所以这里有阅读提示:一开场就是总士的梦境;看得清楚的是真实存在的,看不清的全部是梦;真实的一骑说的基本都是设定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下面是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天空的海



总士现在在真壁家,他拉开房门,带出哗啦的声响,然后面无表情的进入一骑的房间——带着他的行李们。他有些颓废的放下行李,像是累了很久刚刚回家的旅行者,但是又很悲伤。总士无力的躺在榻榻米上,闭上了眼睛。

一骑的房间,有点空荡啊…

一骑的父亲跟他交代过厨房里开着火后就离开了,总士应了一声,往厨房去。

今天开始就要住在一骑的房间里了…

笑不出来啊…

总士回头看了看厨房里备好的食材,然后掀开锅盖…

然后…

“司令你…开火煮面在锅里倒一锅底的水吗就?!”

总士扶着额头的闭上眼。

“算了先整理一下…”

再睁眼,周围是一片浓浓的黑雾,根本看不到灶台的影子,伸手去摸,也什么都没有。这里是梦境吧,不然怎么会想起第一天到一骑家住时候的样子?既然是梦,那么什么都有可能发生,或者说很有可能会找到一骑。

总士转身往前走。

刚刚看到的微弱的纤细的闪光就在前面,说不定,一骑就在那里。

然后雾变淡了,好像前面有个房子,凑近些看像是乐园。

雾散基本上掉了,只剩下薄薄的一层徘徊着不肯离去一样,果然面前是乐园的店面。总士站在店前。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门前的真矢呢?

远见转过身,看上去很悲伤。为什么?

“总士君在找一骑吗?”远见的头发像是被风吹起来了一样微微扬起,她稍微眯起眼,像是要哭了。“是要去一骑那里吗?”

“是的,我在找他。”这里是怎么了?总士握起拳头。

“是吗…这样啊…”远见沉默了一下,突然往前跨出半步,盯着总士用急切的挽留人的表情看着他“确定了一定要去吗?真的非去不可吗?!”

“是的,我要去找一骑。”真矢的反应反而坚定了总士的决定。

然后远见慢慢抬起手,因为悲伤皱起眉头,指着总士身后。

总士马上回头,然而视线范围内全部是浓重的黑色,不像是墙纸画纸一样贴上去的,是把一切色彩洗刷后吞噬,似乎下一步会把总士也吞下一样。

总士很快就想起了还是小孩子的时候,他第一次进入Alvis时候敏锐感到的窒息感。

“远见,这是怎么回事?”总士回头,远见哪还在?她刚刚站着的地方也已经被窒息的黑色填满。

总士四下看了看,迈出第一步。

咔哒。

这是,玻璃吗?声音很清脆,是块好玻璃。

向左踩一下,咔哒,向右踩一下,咔哒。

仔细看这个玻璃似乎有边缘…是道路吗?

总士迈开腿往前走,像是准备进行祭祀的祭司一样庄严,咔哒咔哒的声音一下一下的,很有节奏,但是道路好像没有尽头。

总士向一边看过去,有个模糊的黑白色人影在形成,像是电波紊乱一样来回抖动,慢慢的映像平稳了,小小的,笑的很温和的核心,这么温和,是乙姬吧。

她眯起了眼睛,笑的很愉快。

咔哒。总士看着乙姬往前走了几步,而乙姬的视线跟着总士,却没有迈开腿,睁开眼凝视着总士。

真的只是影子啊。总士回头继续前进,周围一个个影子出现又消失,连翔子和甲洋都有凝视过总士,面前又有影子要形成了,不管是谁,都只是…

然后总士停下来了,看着面前的人影,张开干涩的嘴唇,用有些沙哑的嗓子再次发音了。

“一…骑…”

而一骑只是像以往一样笑着看他,就像他给他端上来一骑咖喱那个时候一样,然后一骑转身,又回头去看他,像是在等总士跟过来,但很快就因为“不稳定”而消失。

“等等!”

总士看着他消失的方向,愣了很久。

“只是影子吗…”

咔哒,咔哒,咔哒…

声音越来越远了…

 

 

咲良看着盯着数据发呆的剑司皱眉,不好好的处理数据发什么呆啊。

然后她用力的用拐杖敲了敲地板。

“剑——司!”

“呜啊!咲,咲良。”剑司吓了一跳,终端也在他手里来回转了几个圈然后啪嗒一声掉在地上。

“真是笨手笨脚的,你在发什么呆啊!总士现在怎么样了?”

“给,剑司君。”远见蹲下帮剑司捡起终端。

“啊谢谢。”剑司拿回终端点开,仔细的重新勾选数据,抬头看着两人,认真的进行说明“总士目前的状态是同化现象加剧的厉害,虽然勉强控制住了,但是同化量居高不下,各种手段都试过了,不过还是毫无进展。”

“难道是跟一骑处于crossing状态吗?”远见想起以前遇到过的类似现象。

“不,检查结果显示总士的身体负担不是外界造成的,反而像…心理压力一类的…吧…?”

“喂,那个‘的吧’是怎么搞的!老老实实查清楚再说啊!”咲良一下子敲了过来。

现在是皆城总士昏迷的第二天。

 

 

总士停下了,前面的玻璃透着水波。

玻璃下面…有水?

总士盯着玻璃下的水面,不知道水是什么颜色,周围一切能看到的东西全部是黑白的,像是上世纪的和平时期老旧的放映机。除了这不详的水潭,周围已经看不见什么别的了,那些幻影也一起消失了。总士觉得,自己快要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。

“某种程度上,也是玻璃塔呢。”总士蹲下像玻璃边缘摸去,确实有边缘,然而自己刚才向右多踩了半步,玻璃的边缘也多出了这半步。

玻璃凉的像是冰块…

像是被自己的脚拓印了一样,难道这个道路也是因为这样才出现的吗?自己打算向这个方向前进,就有道路。

总士的手指超出了玻璃的边缘,然后他掉了下去。

这不可能…违背了物理学!

但是总士确实在下落而且没有产生加速度,突然他被接住了。

“总士…”

一骑?!这是一骑的声音。

“总士,睁开眼睛,看看我。”只听声音就知道,一骑还是那么温柔。

总士睁开了眼睛。一骑的身上散发着柔和的光。

像是神一样…但是能看的很清楚,不像是刚刚的远见,像是隔着薄薄的一层雾一样。

“又见到总士了,真好啊。”一骑弯腰,把怀里的总士放下来,微微笑着歪头“总士还好吗,最近。”

“一…骑…”就像十四岁那时一样,一骑回来了吗?

一骑看着总士的手,温和的微微眯起眼,很怀念的样子。

“不~可~以~哦~”一骑把手交叉在自己心口“我已经确实感受到并且收到了总士的思念,但是我不可以带着你走,所以…”一骑的双手相扣,放在面前,闭上眼,像是祈祷着“拜托了,总士,请再坚持一下,我会一直看着你的,会努力不让总士感到‘好寂寞’的。”一骑的声音,那么温和,他的心中充满着希望一样,期待着的声音。

“一骑,你,真的是一骑吗?真的在那里吗?不是我想象出来的吗?”总士的声音有些颤抖,啊啊,多久没有听到这样颤抖着的、总士的声音了呢?

“是的,真的是一骑,我在这里哦,因为感受到了总士的思念和执念而留在这里的真壁一骑。”一骑把手放下来,交叠在一起,笑的很开心,如果背景是乐园,一骑手里多个盘子再穿上围裙,就真的和平时一样了。“总士终于找到我了,所以我也终于睡醒了,所以很开心。”

“我,束缚了一骑吗…”总士低头看着自己的手。

“不是这样的,”一骑语调也变了,有些着急的样子“看到总士那么想念我我很高兴,所以就算滞留在这里我也是很高兴的!并没有感到被束缚。”

“但是…”

“我愿意留在这里,总士。”一骑笑的那么温柔,总士看着他无法思考“请让我留在这里,一直一直的看着你吧,所以,请再坚持一下,总士。我就在这里哦,所以一定没问题的。”

“如果这是你的愿望的话…”总士闭上了眼睛。

不能让眼泪流下来。

然后他感到有一双有点凉的手过来捧住了自己的脸,然后是柔软的唇贴在了额头和脸上。

一骑…不要走啊一骑…我还想再见见一骑啊…

“那么,改天再见啦,说好了啊,以后再见面。”一骑的声音越来越远,远到虚幻缥缈了,而一骑还在说着什么。

我想跟你说很多,一骑,所以不要走啊,一骑,一骑!

最后,总士什么也听不见了,只能听见泪水落在地上的声音,然后慢慢的,总士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。

他睁开了眼睛。

这回是坐着的,而且还是在乐园,阳光充沛的午后,虽然面前的人把脸埋在手里,脸上还好像是蒙着层薄纱一样,但是能确定这是一骑,他就在自己对面,趴在桌子上安静的睡着。

好像是平常生活中的某一天一样…

总士小心的伸出手摸着人脸颊,然而一骑却抬头蹭了蹭手,吓得总士把手赶紧抽了回去,然而一骑趴着继续睡着呢。

一骑在做梦?笑的很开心,大概是和平的梦吧。

太好了,一骑还在这里,没有像那一天一样,产生同化现象然后…

消失在自己面前…

午后的阳光是最暖的,透过乐园的玻璃照进来,直接打在两人身上,总士一只手伸直了轻轻摸着一骑的脸,另一手竖直撑起来,头靠上去,慵懒的很,不知道过了多久,总士也睡着了。

没有人会打扰,也没人忍心去打扰。

 

 

“千鹤医生,总士前辈还好吗?”咲良和远见来探望总士之后又过了两天,新人组的三人就跑来了。彗安静的看着躺在同化抑制液里的总士。

“这个…嘛,只能说同化现象暂时被抑制住了。”

研究室里面安静的可怕,然后千鹤反应过来了什么。

“小彗,你们今天是来检查身体的吧…”卡农和芹跑过来找他们了,站在门口。

“啊…”

“看样子已经完全忘记这回事了…”其余的二期驾驶员也陆陆续续出现在门口,晖带着美三香他们离开了,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下门口。

“总士前辈,快点起来啊…”

“诶?晖前辈说了什么吗?”美三香敏锐的察觉到了晖的小声嘟囔。

“啊…啊啊不,没什么。”

卡农看着三期驾驶员离开后慢慢的走到总士面前。

“这样可一点也不像你啊,总士…”

“就是啊…总士前辈这样的话乙姬和织姬会伤心的。”

 

 

总士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醒的,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景象,冰冷的钢板漆成银白色,Alvis的治疗室?还开着灯,有点刺眼。

总士眯起眼,刚睡醒还有点晕,左手贴在眼睛上挡住灯光。四周很安静,太安静了,快要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。

然后他听到闸门打开的声音,和熟悉的声音。

“总士?啊快点躺下。”

“一骑,我怎么在这里…”一骑过来把总士放倒,总士身上没有力气也就只能躺下了。

一骑在这里…那就是梦境吧?

“你忘记了吗?你这几天研究的太过火然后倒在研究室里…要不是我来给你送外卖不然的话…”虽然有点模糊,但是看上去一骑好像皱起了眉头,声音听上去好像有点激动“不然的话没人会发现你!”

我的身体没那么容易垮掉,而且你在这里,不,我想让你多一点时间存在于这里。

“总士…你没有好好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吗…情况非常糟糕。”

总士闭上眼。

“我知道。”我自己的时间也是倒计时了,就算不去检查,也是这么感觉的,虽然毫无根据…

“是的,”这个声音是总士自己,总士猛的睁开眼,四周又是虚无的黑,面前有个自己,但是看不清楚脸,但不只是脸,轮廓也不是很明显,像是自己得了近视一样,他叹息一声“皆城总士的时间,不多了。”

这时,总士像是被人强制命令了一样,怎么挣扎都不能睁开眼睛,他只能在挣扎中闭上眼。

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总士认为这一定是奇迹,让他可以去感谢一切的奇迹。

“总士又闭上眼了?”一骑的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,带着笑意,慢慢的他感觉到一骑在背后抱着自己的脖子,就像自己在crossing中对一骑许诺会回来的时候那样,总士睁开眼,回头看人,“老是闭眼的话会看不见大家的哦,总士。”

“一骑?!”

“总士又掉进来了,那来聊天吧”一骑开心的眯起眼笑着“上次走的好匆忙,完全没有好好聊天的时间。嗯,总士在第一次找到我之前看到了什么吗?”

“看到的东西?”总士抬头去看一骑,开始在脑海搜寻记忆。

“嗯,唯一看到的东西,那个时候总士走的好远啊,一定是走到了抽象的自己面前。”

“抽象的我?那这里到底是…”总士觉得混乱,四处打量看不出所以然。

“这里是你的世界,你的心,也就是你的心像海,但是这里并不是海,在尽头能找到抽象的自己。”

“尽头…”总士低头思考着“我看到了水波。”

“诶诶?总士是海吗?真好啊~”一骑晃动腿显得很开心。

“也有可能是湖水吧,不过水是黑色的…”

“抽象的自己是没有颜色的,是黑白灰组成的。”一骑停止晃动腿“总士一定是海拉,是海,而我正好是天空,海天相接,多棒啊。”

总士四处看,由于周围是一成不变的黑色,所以完全发觉不出自己是飘在这里的。

“终于也有总士察觉不到的事情了呀,感觉好开心啊。”

“这,这有什么好开心的!”

“下面是猜谜时间!”一骑愉快的笑起来,说的话也跟着飞扬了起来“提问,这里明明是总士的内心,总士的自我,为什么我”一骑由于开心而眯起来的眼睛睁开,变成了除了战斗的时候很少看到的正经脸“会在这里?”

总士愣住了,难道这个一骑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吗?他不自觉的抓紧了一骑的手,咬紧了牙。然而这些小动作全部被一骑看在眼里。

“给你提示吧,”一骑的表情松动了,他伸手点了一下总士的心口“在这里,全部。”

在这里?

在这里…

“不会吧…这种事情…”总士觉得不可思议,这个一骑真的不是自己想象的产物,而是调皮的偷偷溜进自己心里睡下的。总士抬头盯着他“只是因为这样就可以…”

“只是因为我还活在总士的心里,关于我的事情总士可以全部想起来,这样就可以让我藏在这里。嘛具体原理…参考把你藏起来的来主操~”

一骑再一次伸手点了一下总士的心口。

“我是真壁一骑,那个一直等着总士回来的一骑,然后总士真的回到我的身边了,陪着大家一起努力的生活着工作着,虽然后来又燃起战火,但是,”一骑摸着总士的心口,不想离开“被总士引导着的我,跟着总士一起,带上大家一起回家了。我很高兴,活着的最后一秒里都能看到总士。”

那天照进乐园里的阳光那么温暖,但是地上的绿色结晶反射的阳光格外刺眼。

“就算是只能活在总士的心里也好,我也是活着的,不要输给自己啊总士,”一骑的手离开总士的心口,侧过头亲吻了他的左眼,然后把左手放在总士的眼睛上“不可以输给绝望的自己哦,总士不是那么容易认输的,对吧?而且…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啊啊,果然只有在黑暗里遇到的一骑才是一骑啊…

“晚安总士,睡一觉吧,然后把那个绝望的自己揍翻!”

总士感觉不到眼睑上覆着的手了,但是他也抬不起眼皮,陷入沉睡。

 

 

虽然织姬也走上了乙姬的道路,但是甲洋却留在了岛上,偶尔大人们也会从甲洋身上采集数据进行研究,所以甲洋暂时住在Alvis。

所以经常有人看到甲洋在Alvis里面来回闲逛。

不过倒是不会出什么乱子,也就没人会阻止他就是了。

甲洋晃悠到了总士在的地方。

“皆城…总…士…?”甲洋有些不可置信,回想一下前段时间确实是在哪都没看见总士也大致了解了。

而总士看上去更像只是睡着了一样——如果没有被泡在同化抑制液里的话。

“皆城,总士…”

甲洋想起来之前自己躺在同样的地方,被同样的液体浸泡着的时候,能看见的一切都蒙上了红丝布一样,‘到那边去’的召唤和‘留在这里’的意愿撕扯着他,感觉自己要裂开了。

对,裂开了,然后又紧紧的融合在一起。

“总士,活下去…再等等…然后,活下去。”

虽然甲洋觉得总士再也回不来了,但是他还是遵循自己的意愿对着听不到外界声音的人传达着‘总士也要活下去’的意愿。

现在是皆城总士昏迷的第六天。

走在走廊里的甲洋猛地回头,慢慢瞪大了红色的眼睛,喃喃着像是自言自语,又像是在和一骑说话。

“一骑?是吗?只有十四天,到了十五天总士…”甲洋微微皱起眉头,好像有点难过“就不是总士了。”

 

 

总士感觉自己睡了很久,然后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沙滩上,只穿着泳裤慵懒的趴着,躲在伞下乘凉睡觉。

虽然不清楚是什么状况,不过先穿上衣服…

总士来回四处看,衣服没找到,倒是找到了一堆人,虽然总觉得很模糊,嗯…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分辨清楚谁是谁的,这个好像是剑司,卷曲短发的女性…啊,是咲良,这边的应该是立上芹和乙姬吧,他们总是黏在一起,哦卫也在,那个头盔真是显眼啊,但是没有甲洋…一骑擅自出岛回来后的那次吗?

正在总士低头思考着的时候,有个人影来到他面前。

“总士?”一骑凑过去看人,在发呆?

“啊一骑,怎么了?”总士抬起头看着人。

“什么怎么了…为什么在这里发呆啊总士,一起去玩啊。难得来一次海边…”一骑对着有人伸出手,“不要想工作的事啊,来玩吧。”

这个时候的自己应该会说如果你游泳赢了我我就原谅你吧,但是这是梦境啊,那就做点别的好了。

“啊,来玩吧。”总士握住一骑的手,不自觉的眯起眼笑了,一骑看着人笑完全忘记自己还抓着总士的手。

“总士…笑起来的话…”总士听一骑这么开口有些疑惑,但是很快又摆出了刚才的表情“怎么说呢…很…不可思议,很温柔。”

对,就像微凉的春风。

“不可思议这句话是多余的,一骑。”总士的话语里难得带上了无奈和笑意。

“那,去游泳吧!”一骑把总士拉起来。“如果我赢了,总士会原谅我私自离岛吗?”

啊,最后还是转回来了,这个问题又被提出来了。果然最后还是会回去吗?在梦里也会见到那样的悲伤结局。

“如果你赢了,我就原谅你。”总士郑重的说出了‘台词’。

一骑…明明已经死了啊…

当时手里的绿色结晶也反射了太阳的光,刺的总士睁不开眼。

真的,睁不开眼了…

然后总士再一次的,闭上眼。

虽然没有睡着,但是完全睁不开眼…

总士不知道该怎么看待自己的梦,虽然大部分的梦境感觉很美好,完全是自己期待的那样,但是…

“就算是幸福,也只是梦而已,就算知道这些只是梦而已,因为能见到一骑和快乐的所有人,我也也不想醒来…”

“总士,如果这样的梦能让总士感到幸福,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…我也会说‘真好啊,总士’…就算是虚假,也希望总士能得到幸福,啊,就算是只有一点点…而且,等你看到真正的我的时候我会努力让总士感受到真实的幸福。”

有一双手小心的自下而上捧住总士的脸,总士却无法睁开眼睛,只能感受着这个微微偏凉的温度慢慢离开。

那是一骑的温度。

“一骑!为什么,为什么我在黑暗里才能看清楚你?”

“因为看不清的话才是梦境啊,梦是不真切的。”

 

 

第九天,甲洋站在总士旁边低着头看着他,这时候医疗班通过识别码找到了他的具体位置,然而跑过来接他的只有千鹤医生。

“甲洋?怎么在这里?”

甲洋沉默着,时间久到让人误以为甲洋已经不会说话了,千鹤正打算开口叫他去研究室,但是这时候他开口了,声音像是很久很久以前,在异界体来袭之前和大家愉快的聊天的时候那样温和,然而说出的话像是夹杂着寒冷一样的春风一样轻微又沉重。

“千鹤医生,总士,不会醒了…”

甲洋转过身,在千鹤医生的注视下离开了房间。

“是吗,过了十四天总士就会彻底失去自我,不能像我一样有所挽回…”

甲洋在前往研究室的路上停下,叹气。

“已经无法挽回了吗?谢谢你告诉我这些,一骑,我会试着转告给大家的。”

随后甲洋的脑海里响起了一骑的声音。

——恩,麻烦甲洋了。原谅我这次的任性吧。

 

 

“总士…”

有人在呼唤我?谁?

“总士,总士?”

啊,声音清楚多了,黑亮又齐肩的头发…是一骑啊…

总士这么想着睁开了眼睛,随后一骑的脸开始放大…

呃不对,是凑过来了!然后…

一骑就这么亲了上去…

“总士一直都这么漂亮…不管什么时候…”

“等等这是…形容女性的吧?!”总士的问题有一大堆,但是嘴只有一个,一骑也不能多工并行,所以总士出口的话…变成了这样…

但是一骑没有回答他,而是伸出食指顺着他的脸慢慢往下移动,随后出口的话让总士暂时性死机…

“我爱你,总士…”

这是梦境!这是梦境这是梦境!!重要的事情,说三遍!总士红着脸果断又侥幸的判断着。但是一骑接下来说的话打断了他的思路。

“不要拒绝我,好吗?”

你知道的,一骑,我是一定会接受你的…

眼前黑下去了,看不见了,一骑,你在这里吗?

啊,又亮起来了,是乙姬吗?旁边还有织姬?

总士无奈的笑了起来,果然这里是梦境吗?只有在美好的梦里才能同时看到织姬和乙姬吧…

“总士,醒了吗?”乙姬凑了过来,关切的问着他。

“总士,醒的好慢。”织姬则是插着腰嘟着嘴,似乎对总士沉睡的时间表示不满。

“啊,我醒了…”

两个人啊,总士扭头去看两人,乙姬在认真的跟织姬说‘稍微温柔点’之类的话语。

好像会变得很麻烦啊…不,说不定是好事

总士无奈的闭上了眼睛,然而再睁开看到的是大家围在他床边。

“总士,没事吗?你刚刚自己昏倒了…”啊啊,是一骑。

“真是的!变弱了啊总士!”咲良挤了过来。

“总士君一定又彻夜看资料了。”这个声音,是远见吗?

“注意休息啊总士,就算你的身体比较特殊,老这么劳累可不行。”剑司越来越像个医生了,真难办啊“还有力气吗?今天做一次身体检查吧。”

“啊,那我正好和总士一起去检查吧~”真是的,一骑你在兴奋什么啊。

总士无奈又宠溺的弯起嘴角。

“总士前辈…”好像是彗,他也在场吗?

“我没事。”无奈的闭上眼开口回答他们,睁眼发现世界又黑下去了,伸手想去看他们在不在,却碰到了冰冷的光滑的玻璃,往脚下看,白色的光点浮动。

海洋雪…我的海吗?

再抬头直视前方,外面多出了一双手。

“总士…”

“一骑?!”

手指上的指环印记,细长的手指,凑近了能看到一丝不苟的修剪好的圆圆的指甲,一抬头似乎能看见脸,还有黑色的发丝顺着洋流飘在水里…

一骑弯起眼睛和嘴角,轻轻的叫着总士,像是寻找了半天总士费尽心思终于找到了的样子。

没错,这是一骑没错,就在自己对面,太好了…

一骑还在这里…

“太好了…一骑,还在这里…”

总士确定一骑之后觉得洋流变得温暖起来了。

 

“总士的生命数值开始快速减少了!剑司!”千鹤医生看到数值变化直接扔下了终端,上手进行操作。

“什么?!”剑司也是吓了一跳,回头开始进行紧急处理“真是的!总士你好歹给我撑着点啊!”

这里是地下的治疗室,总士被放置在同化抑制液里,一骑消失后总士向真壁司令提出想去去一骑的房间住,同时签下了同意收养的单子,然而名字不变,还是皆城总士,总士住进去后不管是什么时候,只要回了真壁家就会站在凉台上向远方眺望,没人知道他在看什么,或者说是看到、听到了什么。总士住进去后也没什么其他的变化,倒像是生命中从未出现过真壁一骑这个人一样,向他问起一骑,总士也只是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,就再也没有说话了。而一年后的某一天,真壁司令发现总士身上长出了同化结晶,于是总士就被送去进行治疗。

剑司和千鹤医生忙活了半天,终于总士稳定下来了。

皆城总士,昏迷十天。

 

“总士,总士,该起来了,总士~”声音不轻不重,温和之中带着点活力。

总士睁开眼,看到的是位于皆城宅的自己房间的天花板,但是他看不太清楚所以并不敢确定这里是自己的房间,再扭头,是一骑,好像是在笑,他趴在自己床边。

“一骑…”

“早上好总士,今天睡懒觉了哦。”一骑眯起眼睛笑着。

“啊啊,明天不会了。”该不会…

“是的,所以今天的研究资料和研究数据都要被没收。”

“一…”果然!

“反驳无效,否则我就去启动Mark Sein。”一骑站了起来,故意摆出严肃的脸,利用高度差对总士进行着威胁。

“是是…知道了…”

总士在一骑的笑容下郁闷的躺回去,闭上了眼睛。

然后总士发现不管怎么努力,都无法再睁开眼睛,或者是说睁开眼睛也只能看到纯粹的黑暗。但是没过多久他就听到了一骑的声音。

总士,要跟我出去吗?

出去?跟一骑一起吗?

当然了,总士一直是跟我一起的,啊,那个时期不算。

如果是和一骑一起的话,那一定要去。

总士睁开了眼睛,Alvis里面响起警报,舱盖打开,液体都流了出去。

总士看见了天花板,Alvis研究室的天花板。

一骑…

嗯,我们走吧,总士。

 

总士昏迷的第十三天,突然响起的警报像是炸弹一样,惊动了所有人,大家都在往总士沉睡的方向来,然而到达时他们看见的只有一地细碎的绿色结晶。

能听到千鹤医生不甘心的哭泣,能听到真矢的叹息和道别,里奈莫名发火的声音…然后卡农跑了出去。

甲洋在警报响起的前几秒正在房间里摸着巧克力的头,突然他抬起头像是听到了什么一样,直勾勾的看着白色的墙壁。

他坐好,偏着头疲倦的看着曾经是自己的,现在是卡农的爱宠。

“巧克力,连总士也已经不在了啊…”

“大家都在努力的活着啊,巧克力,总士就这么走掉是不是太狡猾了?”

巧克力歪着头,吠了一声后趴下了。

甲洋看着巧克力的反应有些发愣,随后展露出温和的悲伤笑容,这时候门开了,从现场跑出来的卡农一下子就在甲洋这里找到了巧克力,然而甲洋还是很专心的跟巧克力说着话。

“也是啊,总士已经很努力了,坚持到今天也已经是最后一刻了,也该好好休息了,那我们就原谅他吧,巧克力。”

 

 

 

“一骑,这是奇迹吧?”总士睁眼发现能看清楚了,那这里就不是梦境了,面前的一骑也是真的一骑。

“总士是在指什么?”一骑站在苍穹之下的海面上,海面并不那么平静,但是一骑和总士站在那里像是脚下踩着结实的玻璃一样,他拉着人手回头看人。

“遇见真正的一骑,还有那些和现实不一样梦。”

“总士有见到远见吧?”一骑停下,回头看着人,抓住人的双手。面前的总士是半透明的,然后很远的地方是龙宫岛…

“啊是啊…”面前的一骑是半透明的,他身后的海,一望无际。

“那个是我为了引导总士到我身边而让总士看到的,然而那些和现实不同的梦有些我也有参与干涉的,但是总士梦到的乙姬和织姬的梦我没有进行干涉,我希望通过我的干涉,总士能更幸福一点,就算只是在梦中,但是看上去好像不太成功。”或许已经回不去龙宫岛了,但是总士还在这里,在我身边。

“一骑…”大概只能和一骑一起游荡在海上了,但是这样就很好,一骑还在,还在我身边。

“不过总士也到了极限吧,让你勉强了那么久真的很抱歉。”一骑拉起他的手贴在脸上轻轻蹭了两下。

“极限?”总士被人蹭着手背有些发愣。

“总士的梦跳的好快,而且很混乱,一会是十九岁的时候一会是十四岁的时候,我在里面要来回跳转真的是稍微有点累,所以说,总士其实已经很混乱了吧,甚至临近崩溃。”一骑闭上眼感受着总士轻轻抚摸着脸颊的触感。

“啊,这么说来的确是。”的确是要崩溃了,从自己以为彻底失去的那一瞬间开始。

“我有让总士感到幸福吗?”一骑拉着总士的手再次往前走。

“见到一骑就让我感到非常幸福,不管是什么时候。”总士谨慎的思考,在心里稍微挣扎了一下,郑重的回答人。

一骑弯起嘴角笑了起来,本来是慢慢的走着,但是他很快开始拉着总士跑了起来,总士只是微微的笑着,两人一起,消失在苍穹和苍穹的海之间。

————没了————

2015.6.8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非常感谢大家看完了,可能会看不懂,那么我来说明:

梦境:能看的清楚的地方并不是梦境,是意识交流,看不清楚的才是梦境,然而一骑对某些梦境进行了干扰。


一骑:一骑是一个平常的午后碎在总士面前的,由于总士太难过了,所以一骑的意识体滞留在总士体内了,但是由于总士太悲伤所以一骑一直都醒不了,所以总士也没能发现自己体内的一骑。但是希望在自己死后也能让总士幸福,所以对总士的梦境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干扰(有一骑出场的梦都能干扰)。

总士:总士在一骑死后开始崩溃,自我意识会逐渐消失,昏迷十四天就差不多没了,到第十五天会变成只有异界体甲洋能够抗衡的(此处内容隐藏),会反过来破坏岛。

总士梦中的远见:一骑投影出来的形象,说的其实是一骑要说的话,远见的意识并没有到总士的梦中。

甲洋:甲洋在看到了总士后被一骑发现,然后一骑就主动和甲洋进行了交流(越过总士,所以总士完全不知道),一骑把总士的真相传达给了甲洋,告诉甲洋一骑和总士都不希望总士反过来伤害岛和岛上的人,所以甲洋是预先被告知了总士死亡的结局,同时无意识和卡农传递了这个信息(虽然卡农好像没明白)


总士的死亡:昏迷的时候就是倒计时,所以一骑再努力也无力回天了(尽管知道但还是在努力尝试的一骑)。


大致就这些?以上!

请轻点打我恩…

评论(18)

热度(18)